專業銷售各種農業器械 以質量求生存、以服務求發展

咨詢熱線

13975292187

新聞中心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

一些農民為何“寧可多花十倍錢,也要買進口犁”

發布時間:2017-02-25 瀏覽量:
  農業現代化,從造好每把犁、育好每粒種開始
  “你就免費(用國產犁)給翻(地),老百姓都不讓。”因為國產犁質量不過關,東北一些農民寧可高出十多倍的錢買進口犁,也不愿意使用國產犁。這給我們農業現代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上了生動的一課。
  作為一個用犁大國,農民棄“國犁”而追捧“洋犁”,跟國人千里迢迢跑到日本搶購馬桶蓋一樣令人尷尬,而這也是方方面面的國貨需要加緊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一個縮影。
  2017年中央一號文件把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作為主題,正是抓住了牛鼻子,也是生產企業、科研機構、農業部門力爭上游的難得機遇。
  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農業現代化并不神秘,“現代化”隱藏在每項農業技術、每臺農機、每件農具、每粒種子、每個農產品中;而這些具體而微的短板,就是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著力點。將每件農具、每一把“鐵犁”造牢造靚,農民都喜歡用了;每種農產品、每瓶“牛奶”做精做好,國民都搶著買了,我們的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就成功了,我們的農業也就現代化了。
  新華每日電訊將持續關注每一個實實在在的具體進步,深入追蹤中國農業現代化進程。
  未知
  ▲在哈爾濱市雙城區東官鎮現代農業農機專業合作社,德國制造的五鏵翻轉犁擺放在庫房里。
  未知
  ▲在哈爾濱市雙城區東官鎮東富村墻角處,銹跡斑斑的國產五鏵翻轉犁。
 
未知
  一處、兩處、三處……秸稈焚燒的熊熊大火映紅了黑土地的上空。環保部發布的數據顯示,近年來東北地區秸稈焚燒火點位居全國前列。與不少農民將秸稈一燒了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東北一些合作社把秸稈視為“寶貝”,將其秸稈還田,深翻入地。而引人注目的是,深翻耕地的“神器”是一把把顏色鮮艷的“進口犁”。
  為什么很多合作社要棄用國產犁,不惜重金購進昂貴的“進口犁”?“洋鐵犁”走紅的背后揭示出什么問題?給了我們什么啟示?
  “不是非要用進口犁,而是國產犁效果差”
  剛剛下過一場小雪,地里還有點濕,但這并沒有影響210馬力拖拉機,帶著德國五鏵翻轉犁進地作業。秋收結束后,哈爾濱市雙城區東官鎮現代農業農機專業合作社就開始秸稈還田作業,為來年春播做準備。這個合作社耕種土地達數千畝。
  “你就免費給翻,老百姓都不讓”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驅車來到東官鎮現代農業農機專業合作社。數十米長的車庫在院內格外顯眼,兩臺進口的五鏵翻轉犁并列排放,雨淋不著、光曬不到。一紅,一藍,顏色鮮艷,一點也不像傳統農具那樣“灰頭土臉”。帶記者來到車庫的合作社農機隊隊長關文東說,耕作效果不好的國產五鏵翻轉犁已被淘汰,“早都被移出車庫了”。如今的整地主力是德國制造的五鏵翻轉犁。
  與進口犁“居住”在“暖庫”相比,國產犁的“境遇”就差多了。在東官鎮東富村一處房屋墻根下,記者見到了被合作社棄用的國產五鏵翻轉犁。旁邊是一些廢舊的鐵絲架,由于沒有遮蓋物,國產犁早被風吹雨淋,犁體表面銹跡斑斑,幾個犁鏵的尖兒都損壞了。而這款犁目前還被一些種地較少的農民使用。
  “洋鐵犁”受合作社熱捧的情況很普遍。綏化市北林區是全國糧食主產縣區,當地新型經營主體2016年購買了10多臺德國制造的五鏵翻轉犁,主要用于秸稈還田。
  為啥不用國產犁?面對新華每日電訊記者的疑惑,北林區副區長張英孝一臉無奈地說,不是非要買進口犁,而是之前買的國產五鏵犁都不行,秸稈還田效果不好,達不到黑土地保護項目要求的秸稈還田30厘米要求,容易影響第二年種地,“你就免費給翻,老百姓都不讓”。
  “后來組建合作社,進口犁都成了標配”
  “去年我們用了這種德國翻轉犁后,在當地引起轟動性效應了,附近農民都來看。”談起一款進口翻轉犁,黑龍江省遜克縣奇克鎮山河現代農機專業合作社負責人夏忠輝忍不住地稱贊,“之后我們這里組建合作社,這個進口犁都成了標配。”
  實際上,國產犁的價格優勢很大。一個國產犁具企業負責人舉例,每臺德國雷肯五鏵翻轉犁市場價在25萬元左右,而國產的五鏵翻轉犁每臺只有1.5萬元左右,很多同類型犁多在一兩萬元到五六萬元不等。哪怕價格高于國內同類犁十多倍,一些經營土地面積大的新型經營主體也愿意買進口翻轉犁。相對于“洋犁”,國產犁的價格優勢并沒有產生太大的競爭優勢。
  在一些地區的犁具市場,國產犁越來越萎靡不振,呈現“國”退“洋”進態勢。河北保定雙鷹農機有限責任公司是一家專業犁具制造企業,擁有幾十年歷史。總經理郭樹森說,3年前公司在黑龍江年銷售額達1000多萬元,如今降了好幾成。
  遼寧現代農業裝備有限公司董事長趙墨林也說,最近幾年公司在黑龍江的市場份額降低了近一半。
  黑龍江瑞豐盈現代農業科技有限公司擁有一種德國五鏵翻轉犁的經銷權。區域經理孫軍發說,這種翻轉犁的配件都是從德國進口,然后在青島組裝完成。
  如今在翻轉犁市場上,進口五鏵翻轉犁市場占有率在逐步提高。特別是在土地規模化經營程度較高的地區,“洋犁”已開始唱“主角”。中國農業機械化研究院研究員楊學軍舉例,在黑龍江、新疆等我國重要糧棉產區的高端犁具市場,從德國、法國、美國等國家進口的犁具越來越多。不僅犁具,動力機械的遭遇也類似。在東官鎮現代農業農機專業合作社農機具庫房里,幾臺國產播種機雖然外觀嶄新,但已經被“棄用”了。關文東說,“買回來后沒用幾次,機器下籽不均勻,容易卡籽。”
  遜克縣奇克鎮山河現代農機專業合作社的農機具總價在500萬元左右,但80%都是進口農機具。夏忠輝說,合作社剛成立時還有不少國產農機具,大都因為效果不好,用著用著就淘汰了,換成了進口農機具。
  
未知
  無論是圖片還是實物對比,從外形、構造、設計、功能等方面看,進口五鏵翻轉犁和國產犁并沒有明顯區別。但來自合作社、進口犁具銷售公司、國產犁生產企業、行業專家等群體的反饋顯示,一些國產五鏵翻轉犁與進口犁在使用上有很大差別,基本上是“翻扣效果、深度、效率、使用壽命,樣樣差了點”。
  “國產犁比進口犁反而‘水土不服’”
  關于國產犁和進口犁的差別,黑龍江省樺川縣昌盛現代農機專業合作社負責人王延龍很有發言權,因為他的合作社都用過這兩類犁。“從翻扣效果上看,之前用的國產五鏵犁,秸稈只能翻轉一部分,翻完后地上還有不少白花花的秸稈。”王延龍說,使用德國五鏵翻轉犁,能把秸稈180度翻轉到土下面,地上幾乎一點秸稈都看不到,翻完后地上是黝黑的黑土,翻轉深度也夠。“如果翻轉秸稈深度不夠,特別是達不到30厘米,第二年播種時候,就容易把地下的秸稈勾出來,種子可能播到秸稈上,那就沒法種地了。”王延龍說。
  在適應性上也有差別。“地里稍微濕一點,咱們的國產五鏵翻轉犁就干不了活了,容易卡塞,進口犁卻能照樣干活。”一些種糧大戶說,一年中用犁具的時間是有限的,特別是在北方一些地區,秋收后沒幾天就上凍了,耽誤幾天就可能錯過時機了。相比進口五鏵翻轉犁,咱們國產犁反而“水土不服”。
  “用了兩年進口犁,連個螺絲都沒換過”
  對很多農民來說,一個農機具的好壞,除了使用效果外,還有是否堅固耐用,別“關鍵時刻掉鏈子”,誤了農時。
  在耐用性上,一些德產五鏵翻轉犁優勢很明顯。在哈爾濱市雙城區東官鎮現代農業農機專業合作社的車庫里,關文東對一把進口犁不停地稱贊,“用兩年了,連個螺絲都沒換過。”
  “你看這螺絲外表沒啥區別,實際上都是防‘退扣’的。”關文東手指著犁體上不起眼的螺絲說,經過特殊處理后,不管你犁體怎么在地里顛簸,一般不會出現一些國產犁“用時間長了螺絲就會松”的情況。“別說用壞了,就連一點銹跡都沒有。”
  相比之下,國產翻轉犁的質量差了一些。最近幾年,東官鎮東富村拖拉機手榮雷用的都是國產犁。他指著自己家院外的國產翻轉犁說:“一年干活時間也就十多天,這期間就得換好幾個犁鏵。雖然一個犁鏵30多塊錢,不算多,但耽誤事啊。”
  記者仔細觀察發現,這臺國產翻轉犁已經被打了多塊“補丁”,就連犁體的主梁都曾斷過,“雖然后來又重新焊接加固了,但也不敢太吃勁。”相比進口的五鏵翻轉犁,很多國產五鏵翻轉犁在犁鏵、犁架等方面都有差距。“一吃勁,國產犁具就容易拉開焊。”一些專家介紹,國產農機具一般8年報廢,不少進口農機具用15年左右都沒有問題,“雖然貴點,但用的時間長。”
  耐用同時還能輕便、高效,這讓很多農民驚嘆。“德國犁,拉著輕巧,干活快,還省油。”榮雷說,進口犁干得快,油耗也低。國產犁架子重、油耗高,深翻一畝地,油錢得比進口犁貴一塊錢,相當于油費多支出十分之一。
  
未知
  中國農業機械化研究院研究員楊學軍、遼寧現代農業裝備有限公司董事長趙墨林、黑龍江瑞豐盈現代農業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康可新等犁具研究、生產和銷售人士認為,造成國內外五鏵翻轉犁具很大差距的主要原因在原料采用、工藝水平、科技創新等方面。
  “除了原料差距外,還有工藝差距”
  趙墨林、郭樹森等農具生產廠家負責人介紹,國內外犁具差距明顯的首要原因就是材料上的差別。雷肯農業機械(青島)有限公司主要負責德國雷肯農具在國內的組裝、銷售等業務。公司經理趙鵬介紹,德國雷肯翻轉犁使用的鋼材強度好、重量小、耐磨損。使用高強度鋼材還能在保證翻轉犁整體強度足夠的前提下,做到重量小、阻力小,拖拉機掛載才輕便快捷。
  “國內制造五鏵翻轉犁用的鋼材多是普通鋼材,這直接決定了犁具的硬度、強度都差一些。”一國內犁具企業負責人說。
  “類似國外犁具用的鋼材,在國內很難買到。”一些國內犁具生產廠商介紹,國內很少有鋼企生產這種優質鋼材。即便一些鋼廠能制造出來,也不樂意供應,因為國內犁具企業大都規模較小,采購量不大,“較有名的廠子一年才生產幾千臺犁。”
  使用效果和耐用性上的差距,除了原料鋼材外,還有工藝。德國工業化分工比較精細,鋼材采購也方便,這讓國產犁在起步階段就落后了。以焊接為例,德國翻轉犁的很多焊接工作都由機器人完成,現代化程度較高。國外有的犁具廠子也不大,但工業水平高,專業化程度高,精細化水平高。國外一個農機企業也有200多年的積淀。相比而言,國內很多犁具企業不僅工業水平相對比較落后,更缺少這種傳承和積累。
  “簡單說,中國犁具與德國犁具的區別,就是德國轎車與和國產轎車的區別。”趙鵬認為。
  “國內犁具行業科技創新太弱了”
  科技是很多進口犁具企業的強大支撐。趙鵬說,公司有一項技術,可以方便調整首鏵幅寬,消除拖拉機的側牽引力,保證拖拉機不跑偏,從而達到節省燃油、方便駕駛的效果。
  一個小的科技創新往往能解決一個大問題,比如五鏵翻轉犁上的“保險絲”。一家進口農具企業負責人說,該公司制造的翻轉犁體都有一個“剪切”螺栓。這個螺栓類似一個保險絲,如果犁體耕作的時候遇到石塊或者其他硬物等較大阻力,這個“剪切”螺栓就會斷掉,以保護犁鏵不受損。只要更換一個螺栓就可以繼續工作,非常簡便。
  相比國外犁具中的科技含量,國內就差了不少。楊學軍進一步指出,當前一些小型犁具企業缺乏技術含量,新產品的研發與發展以模仿為主,有的向進口犁具抄襲嚴重。但大都抄到了外觀,抄不到精髓。他們的客戶群體仍是那些傳統小農經營的農民,產品多是適合小馬力拖拉機使用的犁具。
  專家認為,一些小企業沒有充分發掘市場潛力,而是盲目跟風,無序低價競爭,也間接影響產品質量。
  “國內犁具行業的重大科研立項近年特別少。”從事犁具行業研究多年的楊學軍說,“九五”之后幾乎就沒有關于犁具方面的重大科研項目,我國犁具科研和國外犁具科研的差距在逐漸拉大。大型農機企業不愿涉足犁具行業,也是重要原因。郭樹森等業內人士介紹,當前國內犁具行業缺乏領軍企業,國內一些大型農機企業的產品大都以動力機械為主,很少注意開拓犁具市場,戰略思維上還沒跟上現代農業發展的市場要求。這直接導致國內犁具行業的科研、技術、工藝水平等與國際相比有較大差距。
  
未知
  專家認為,現代農業不僅僅是指拖拉機和收割機,這只代表了田間作業機械,還有配套的農具。但當前,農具品種不適應農業生產和拖拉機發展的要求、國產農具與進口拖拉機不協調等比比皆是。
  “農業機械不像普通汽車,如果沒有配套的犁具,再好的機械也會趴窩。”一位農機專家舉例,我國應用了很多日本的水稻插秧機“久保田”,日本地震時一些關鍵配件不能及時供應,就影響了當時的農業生產。過度依賴進口農具,可能會對農業生產造成影響。類似的事例不少,這從側面說明農業機械具有特殊的戰略物資屬性,應減少對進口犁具的依賴。一些農機專家介紹,一個國家要有自己的農機制造業體系,保證農業生產需要,這樣就等于一定程度上保護了國家糧食安全。
  “應改變重農機輕農具的觀念”
  趙墨林說,當前國內很多犁具都是針對小馬力拖拉機生產的,不少犁具無法適應高速大農機,所以才有“把犁具拉散架”的情況出現。必須加大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力度,逐步調整目標客戶群體,加快組建我國獨立的犁具工業體系。
  一些農機研究專家認為,在我國農業機械中,動力機械正處于中端向高端發展的階段,但非動力機械——犁具還處在初級向中端過渡階段。應該改變當前生產和科研中重農機、輕農具的觀念,加快國家重大課題的科研立項,加大犁具行業布局,組建大型犁具企業,滿足高端犁具需求。一方面鼓勵農機龍頭企業跨行業整合犁具企業,研發和生產現代犁具;另一方面鼓勵鋼鐵企業加強優質鋼材的研發和生產,逐步解決因采購量小導致的優質鋼材難買、價高問題。
  一些專家還認為,“洋犁具”走俏的背后,是我國農具產業還跟不上動力機械的腳步。2015年我國農機工業實現總產值4500億元左右,市場潛力巨大。但我國農業機械化發展水平與發達國家相比仍存在較大差距,農業裝備作業質量、效率、精準度不高,需要來一場“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分享到:
contact 聯系我們

熱門關鍵詞: 平田器第一代平田...第二代平田...防滑輪蓮蓬自動脫...

在線QQ
骰子血战到底规则 金七乐出号走势图 曾夫人平特一肖开奖 山东时时重庆时时网 快乐十分历史开奖记录走势图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基本 大乐透开奖结果今天晚上号码 内蒙古时时11 内蒙古时时遗漏数据 六肖中特王 福建时时分析软件